【紫牛頭條】16年前被判投毒殺人今無罪釋放,吳春紅:終于清白地出來了
2020-04-01 20:49:47

4月1日上午9時許,被羈押了15年零4個月(5611天)后,河南商丘男子吳春紅在浙江金華監獄被無罪釋放。

2004年前,吳春紅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開帶鋸加工廠的他收入在村里數一數二的。天有不測風云,因為一起投毒案讓其人生軌跡發生逆轉。吳春紅被警方認定投毒殺人,案件經商丘中院和河南高院歷時5年的3輪來回“拉鋸式”審理,最終被判處無期徒刑。

2018年9月29日,最高人民法院以“證據不確實、不充分”為由,指令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吳春紅案進行再審。4月1日上午,吳春紅“投毒殺人”案再審宣判,改判吳春紅無罪。紫牛記者聯系上吳春紅家人及律師,吳春紅說:“我終于清白地出來了!”

父子見面抱頭痛哭

許久后吳春紅才開始說話

吳春紅當年出事時,兒子吳云磊剛剛9歲。4月1日下午六時許,吳云磊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他和父親正坐在救護車上往家里趕,目前離家還有500公里。此刻的吳春紅因為胃痛和頭疼正躺在車上休息。

吳春紅因為胃痛和頭疼正躺在車上休息

吳云磊介紹,當天上午十點半左右,他在高速公路入口接到了父親。“與監獄方面在高速入口做的交接,見到爸爸后,他抱著我痛哭,好久都沒說上話,他哭我也哭。”上車之后,吳云磊幫父親換好衣服,父子倆拍了一張合影。

父子倆在車上拍的合影

吳春紅給在老家的母親和女兒吳莉莉撥通了視頻電話,電話兩端的親人淚流滿面,聲音哽咽。“女兒,我出來了!”“中,我知道,在家等著你嘞!你情緒別激動,照顧好身體!”吳莉莉安慰父親:“爸你別哭,你一哭奶奶也哭,奶奶一哭我也哭,你要調整好情緒,照顧好身體!”

獄警把吳春紅送到高速公路入口進行交接

許久之后,吳春紅才長嘆一口氣:“我終于清白地出來了。”吳云磊感覺父親并沒有無罪釋放后的輕松,更多的只是無奈,之后又是長久的沉默。中午時,父子倆才聊了幾句。吳春紅告訴兒子,目前先治好病,其他的還要咨詢過律師再考慮。

一起離奇投毒案

造成1名孩子死亡

據河南省高院(2009)豫法刑四終字第00019號的刑事裁定書,吳春紅曾在民權縣周崗村經營帶鋸加工木材生意,因安裝電表及用電等問題,與村里電工王戰勝產生矛盾。

2004年11月14日早上,王戰勝用村里的大喇叭催交電費時,吳春紅認為王戰勝口氣強硬并聯想到以前與王戰勝的矛盾,便產生了投毒報復王戰勝之惡念,遂從家中取出存放的毒鼠藥帶在身上到王戰勝家交電費。

交完電費后,吳春紅趁人不備溜入王戰勝家的廚房內,將鼠藥投放到廚房案板上的面瓢內的面粉中。次日早上,王戰勝用該面粉煎了面食,其子王某龍(3歲)、王某峰(6歲)食用后先后中毒,小兒子王某龍經搶救無效死亡。

該刑事裁定書中顯示,在案發現場有三名證人。吳春紅在公安偵査階段的供述證實,在交完電費后,其和本村的王某軒一起走出王戰勝家堂屋門,趁王某軒走出大門,院內無人之機,其溜入了王戰勝家的廚房內,將攜帶的鼠藥投入了王戰勝家廚房案板上的面瓢內的面粉中,將鼠藥包裝袋裝入褲子口袋內,還故意拿起廚房窗戶上的馬達輪弄出聲響,然后走出了王戰勝家。據吳春紅交待,鼠藥是2004年麥收前其在張莊村傳喜的代銷點所買。

由此,河南省高院駁回了吳春紅的上訴請求,維持商丘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的“被告人吳春紅犯故意殺人罪,判處無期徒刑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。”的判決。

4次判刑,3次發回重審

正當所有人以為這起“投毒案”已經終結時,2016年6月份,吳春紅向河南省高院遞交申訴狀,并要求河南省高院撤銷裁定,宣判自己無罪。

在此之前,“投毒案”已經經歷了4次判決和3次撤銷重審的過程。

吳春紅代理律師李長青告訴記者,河南省高院和商丘市中院曾因為該案有過5年的“拉鋸”。

2005年6月23日,商丘市中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吳春紅死緩,吳春紅提出上訴。同年12月9日,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,以事實不清,撤銷原判,發回重審。

2006年6月24日,商丘市中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吳春紅死緩,吳春紅再次提出上訴。同年12月22日,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裁定,以事實不清,撤銷原判,發回重審。

2007年7月13日,商丘市中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吳春紅死緩,吳春紅又一次提出上訴。同年10月30日,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裁定,以事實不清,撤銷原判,發回重審。

2008年11月15日,商丘市中院以故意殺人罪判處吳春紅無期徒刑,吳春紅仍舊提出上訴。次年7月6日,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,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

在此期間吳春紅數次在法庭上宣稱自己無罪,并且對自己無罪的原因做了詳盡的說明。服刑期間,吳春紅仍然不認罪,不斷寫申訴書。法院曾經到監獄給其辦理減刑程序,但是被其拒絕了。吳春紅女兒吳莉莉告訴記者,父親曾說:“如果同意減刑就要認罪,寫認罪書,他沒有干,寫不出來,如果不能清清白白地出去,就是老死到監獄里面也不能認罪。”

吳春紅寫的申訴狀

姐弟倆輟學打工

爺爺和姐姐接力申訴

吳春紅被羈押后,家里的天一下子塌了。

吳莉莉出生于1991年,父親被抓時,她12歲,弟弟9歲。“家里的經濟支柱一下子倒了,母親不得不到廣東等地打工維持一家人的生活。”由于經濟原因,加之父親背負著“殺人犯”的罪名,姐弟倆和家人經常受到村民的指指點點,心里背負沉重的包袱,全家人只得搬到其他地方居住。

吳春紅和家人舊照

她和弟弟很早就輟學了。“我是初中畢業就輟學,弟弟初中都沒畢業,現在在工地幫別人綁鋼筋。老家的房子一直荒廢到現在,還是我父親被抓走時的樣子,但比過去破敗多了。”吳莉莉和弟弟始終不相信這個投毒案是父親干的,父親一定會無罪回到身邊。在吳莉莉姐弟心中,父親是一個心靈手巧、脾氣和善的人,“父親不可能投毒傷害他人,況且他和人家也沒有多大過節。這也是父親一直堅持申訴,爺爺不顧年邁,多年來一直奔走于各級法院的原因。”16年來,為幫父親洗清冤屈,家人郵寄了六七百份申訴狀。

吳莉莉說,2014年起,爺爺年齡大了,跑不動了,為父親申訴的事就落在了她的肩上。為了給父親申訴,她到處反映情況,求律師幫助。2015年左右,她找到了北京京谷律師事務所律師李長青,父親的案子才逐漸出現了轉機。

吳莉莉告訴紫牛新聞記者,今年3月29日得到通知,她父親的案子4月1日再審宣判。“今天9點多我接到消息說已經宣判了,我父親獲得無罪釋放。10點多鐘我弟弟給我打來電話說已經接到我父親了。宣判前,我幾天夜里沒睡好覺,心都提到嗓子眼,到現在還感覺一直在發抖。”

吳莉莉接受記者采訪

家人為父親出獄準備了一些生活用品,給他彈了兩床新被子。之前的被子都十多年沒用了。她一年多沒見過父親了,2018年10月份他父親在押監獄從商丘轉移到金華后就一直沒見過他。“上午和父親視頻通話時,看到父親比之前瘦了,臉上的皺紋也多了,白頭發也多了,我很心疼。他剛出獄,我不想讓他情緒太激動。有什么話回家再說!在家情緒要宣泄的話,我們家人起碼能抱抱他、安慰他。”

吳莉莉說,父親回來以后,家人準備把他身體先調理一下。還有就是他在里面這么多年,外面生活變動這么大,想讓他盡快適應社會。父親回來后,會依法申請國家賠償。

法院判決吳春紅無罪

律師李長青:

三次走訪案發現場,

還用無人機勘察

李長青和金宏偉是本案的代理律師,李長青向紫牛新聞記者講述了代理此案的整個過程。

李長青說,他接觸到此案是在2015年。李長青查閱完偵查卷宗后才確定吳春紅是無辜的。“看完證據,我就知道這個事情基本上確定不是他干的,卷宗中除了吳春紅本人的有罪供述,任何其他的客觀證據都沒有。”

李長青告訴記者,吳春紅案主要定罪的依據就是指控他去廚房投毒。“但進廚房需要推門,推門會留下指紋,地面也會留下腳印或者毛發。另外,原來的筆錄里還說吳春紅在廚房的窗臺上把馬達輪故意弄出聲響,但細細看案發當天拍攝的現場勘察照片,把照片在電腦中放大后,上述的所有證據都沒看到。”李長青指出,尤其是那個馬達輪,如果是吳春紅故意放在窗臺上,偵查機關肯定會提取到,但并沒有。

后來,李長青三次實地走訪了案發現場。“2018年最高法院指令再審之后,我去現場還用無人機進行航拍,把整個村莊、街道以及吳春紅家和每戶證人住房的位置關系在空中固定下來。”李長青介紹,這樣做的好處是畫面直觀,可以推翻原有不合邏輯的證人證言。李長青舉了一個例子,“原有證據中有一個證人說,看見吳春紅在路上燒紙條,我們問他是去哪的路上看到的,他說是去他兒子家吃飯。但是航拍畫面顯示,他去他兒子家根本就不應該走那條路,因為畫面顯示那是一條 C字形的彎路,完全沒有必要也不符合邏輯,所以他證詞很不可靠,沒有合理性。”

李長青介紹,無人機航拍的畫面呈現在法官面前很直觀,很有可能會影響到法官內心的想法,推動案件改判。

這次法院判決吳春紅無罪的理由是事實不清、證據不足。近年來疑罪從無的改判案件增多,李長青認為這是法治進步的結果。在本案中,李長青個人認為吳春紅應屬于“絕對無罪”的情形。

“改判無罪的案件分為兩種情況:一種是絕對無罪,一種是疑罪從無。就吳春紅案來說,我接觸了4年多時間,我內心確信這是一個純粹的無罪案件。他堅持15年多不認罪,寧可老死在監獄里也不認罪,這足以說明問題。如果他真做了這個案子,那么判無期他應該占盡了大便宜,抓緊時間認罪減刑,早點出獄,應是他的正常想法。能夠支撐一個人長時間不認罪拒絕減刑,寧可老死在監獄,那么只有一個解釋,那就是這個事不是他干的。”

河南省高院:

將認真反思該案辦理中存在的問題

今天中午12點37分,河南省高院的微信公眾號“豫法陽光”發布文章:省法院審判長就再審改判原審被告人吳春紅無罪一案答記者問

此案為什么改判吳春紅無罪?審判長介紹,再審認為,原審認定吳春紅犯故意殺人罪的主要證據是:吳春紅在案發前一天早上曾到被害人家,案發后吳春紅曾作過有罪供述,以及證人證言、現場勘查筆錄、刑事技術鑒定結論等。

但經審理,吳春紅的有罪供述中對多個犯罪細節的供述前后不一致,且與部分證人證言存在矛盾,有罪供述的作案動機及選擇的作案時機不合常理,且吳春紅在偵查階段已翻供,否認犯罪。本案缺乏證明吳春紅犯罪的客觀證據,不能排除其他人作案的可能。綜上,原判據以定案的證據沒有形成完整鎖鏈,沒有達到證據確實、充分的證明標準。原審認定吳春紅犯故意殺人罪的事實不清、證據不足。經我院審判委員會研究,吳春紅及其辯護人認為吳春紅無罪的意見、河南省人民檢察院出庭檢察員建議改判吳春紅無罪的意見正確,符合疑罪從無的刑事審判原則,予以采納。依照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》第二百五十六條、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第(三)項及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<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>的解釋》第三百八十九條第二款之規定,作出上述判決。

針對該案,下一步法院還會做那些工作?審判長說,宣判后,吳春紅已被當庭釋放。合議庭已告知吳春紅可以依法向我院申請國家賠償,我院將依法作出賠償決定。同時,我們將認真反思該案辦理過程中存在的問題,舉一反三,深刻汲取教訓,確保辦理的每一起案件都能經得起歷史和法律的檢驗。

紫牛新聞記者|陳勇 楊志敏

編輯|張冰晶

剪輯|萬惠娟

主編|陳迪晨

圖片視頻 受訪者提供

揚子晚報·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

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

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:

北京大成(南京)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

您有新聞線索,歡迎點擊爆料

| 微矩陣

地址: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:210092 聯系我們:025-96096(24小時)

 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

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

 蘇ICP備13020714號 | 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 蘇B2-20140001

3分赛车计划精准 湖北11选5过滤器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预测 真钱棋牌手机版 极速赛车规律345678 体彩七星彩18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一定牛 期货配资非法经营罪 什么样的理财方式好 内蒙古快三预测彩乐乐 辽宁快乐12胆拖玩法 山西快乐十分在哪下载 深证股票指数 河北十一选五软件 大赢家官方彩票网 71豆幸运28怎么赢 山东11选五平台